墨名

重度一松右癡。最近感冒發燒,頭腦混亂中......

黑手黨松 (同人的同人) 【おそ松さん】- oso的自白(part1)

嗨 ! 我回來了各位 !!ψ(`∇´)ψ

求 ! 別打臉 !! 我知道我很久才出來,不過我也是剛剛才把我的文稿從一大堆長灰塵的教科書中抽出來(つ'A`゜)゜+゜

我今天寫這篇不知該不該編進正文,不過想到,這也只是算是oso回顧過去的第一視角,主篇主要是一松死後班長主場,所以就算是翻外了吧 ( ?

謝謝支持的親們,我會努力不棄坑的ヾ(*´∀`*)ノ

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


今天kara松跑到我的辦公室對我咆哮。

說什麼我動了他的貨......啊!他沒說,只是話語中就是如此暗示的。不過這不算甚麼最讓我不開心的事,他竟然說一松是我害死的!?

我怎麼可能會害死他。

他一直都是那麼害怕死亡,雖然口中時常說出"想死"或是"如果我死了的話就好了"等之類違心的話,不過哥哥我是知道的。


於是,我那樣做了。


我以為一切都蕙如我所料的進行,就跟我平時計畫算計人一樣。

可是我錯了,我錯在估錯了他的忍耐極限。


我一直都知道除了十四松跟椴松以外我那兩個弟弟都對他做了甚麼。

我也知道他始終沒有把交託於我或任何其他人。

「一松,成為我的人吧♥」有一次,我這麼的對他說。

「......你再說甚麼?明明都已經做了那種事,人渣長男。」他那時抬起頭看著我的眼睛,沉默了一下後,再次低下頭逗著貓回道。

他那因低下頭而露出的後頸,白皙的皮膚上有著齒痕及吻痕。


不只是你的身體,我還要你的心。

況且你的身體也不屬於我,我可還跟著其他兩位共享呢!

「诶~你這樣說哥哥我會難過的~」我從後抱住她的腰,頭靠在她肩上,明顯感到他身體僵了一下。

我大概就是在那天有了不希望和別人共享,想獨佔他的念頭。


【tbc】


再說一次,一松最可愛了
(ㆁωㆁ*)

每次看到漂亮可愛的衣服就總是想套在一松身上~~每次想像完就總會流口水,一松太太太可愛了~(≧▽≦)(白皙的皮膚、蓬鬆的黑髮、半睡半醒的眼神什麼的屬性真是又美又可愛)(つ///∇///⊂)

ps:肢體還是太爛,對不起各位的眼睛     (・∀・)       還有最近應該會更文,我找一下我的稿,他失蹤了

黑手黨松 (同人的同人) 之"劇情走向"

厄......許久才冒一次頭,不過我這次卻不是更文的  (。・ˍ・。) a

而是來詢問各位讀者們希望的文章走向 (●′ω`●) 

並不是我之前沒想好劇情,只是我朋友在看了我的文章後都表示不希望一松(黑手黨的)就這樣去見上帝。

於是我這篇更文主要是問各位 "希不希望一松掛掉"。

我現在的文稿要改也是可以的。(目前卡在R)  (((( ̄▽ ̄)ノ

只是我認為會不會一松假死就又造成我的文章不夠衝擊力!!

可是朋友讀者最大,所以想聽聽各位的意見。

我有仔細思考過,原作大大的最後走向會是 kara班長 ,如果一松(黑手黨)沒掛就是往 oso一松 或 choro一松 ,再來或是134的修羅場??

這真是太難抉擇了。

天啊!告訴我解答吧!ヽ(´ー`)ノ


黑手黨松 (同人的同人) 【おそ松さん】 カラー おそ一 チョロ一 - (III)

是說明天就要段考了呢~~╰( ‵▽ ′ ╰)那我現在在幹嘛呀~~

哈哈~~只是想說我之後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會載PO文了! ( ´•̥̥̥ω•̥̥̥` )

因為我即將要升高三,指導老師很嚴肅的跟我們說 ( 要把這次的暑假當作沒有暑假!!)     師: (ಠ益ಠ)    我: Σヽ(゚Д ゚; )ノ

所以我現在就再傳一篇給大家~ 希望大家喜歡~~ヽ(́◕◞౪◟◕‵)ノ

不會棄坑的,大概。(因為目前文稿還很充足)

 

\\\\\\\\正篇\\\\\\\

 

一松死後第四天------赤冢組------

 

kara松正走在潮往oso松辦公室的走廊上。

「碰!」他大力的把oso松辦公室的門踹開。

「喔?我以為是誰呢?原來是我們的大情聖呀☆怎麼了嗎?」門內穿著紅色襯衫的男子,雙腳翹在桌子上左手拿著一杯酒,右手拿著一疊紙笑道。

「你把我的貨怎麼了!!」kara松吼道。

「嗯?」oso松從那疊紙中抬起了頭,還是笑著,不過眼中的神色卻變了。

「我的貨應該都交出去了,可是剛才有人和我說,我的貨沒有到,而他們還找上門了!」kara松瞪著他。

「你的貨不見了,然後呢?你懷疑是我動了手腳?隨便懷疑哥哥是不對的喔!」他笑著,眼睛瞇了起來。

「別狡辯了!你跟他們約在○○港口裡交貨,然後叫一松過去了吧?」kara鬆手握得緊緊的。

「......」oso松面無表情地盯著面前壓抑著情緒的男人。

「然後沒有跟他解釋,為甚麼要他去那兒?」kara松繼續說著。

「......你讓他什麼都不明白,孤身一人去那兒,真不知道你在想甚麼!!」kara松沉默一會兒道,本來冷靜一會,但說到最後又激動地吼了起來。

「一松根本就是被你給害死的!!」kara松怒吼著。

「kara松醬~你再說下去哥哥我可是要生氣囉!話說,你這是對大哥說話的口氣嗎?」一句口氣輕佻的話,不快不慢的從oso松的嘴裏說出。

kara松全身一個機靈,抬起了頭,對面的那個男人臉上已經恢復了笑容,不過眼中的神色卻讓kara松冒出冷汗。

「而且你說我是害死一松的人?不過沒把貨處理好的人是kara松醬吧!你的貨哥哥我可是動都沒動過呦!」oso松笑瞇瞇的道。

「如果我是兇手的話,你也算是半個幫兇呢!」他又補充了一句。

kara松抿緊嘴唇,一聲不吭。

「kara松醬,還有事嗎?沒事的話,哥哥要忙囉!」oso松看著kara松的反應,嘴角裂的更開了。

 

 

看著kara松離去的背影,oso松喝了一口酒,在把目光放到手中的那疊紙上,紙上是列印出來的攝影機片段,時間日期標住在右上方,畫面中有兩個人影,從人物特徵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來。

是kara松和一松。

雙方正互相擁吻著,不!正確來說是kara松單方面摟著一松,可能是kara松太大力,一松不得不身子往後仰著,因為暗殺而身子特別柔軟的他,彎出了一個誘人的弧度。

更後面的紙也是相同的圖片,相同日子和地點,唯一不同的是時段,互相隔十分鐘,可以看到兩人之後的行為。

這是他刻意印下來的,沒為甚麼,就是心血來潮。

 

 

oso松看著手中的圖,嘴角再度楊了起來。

------  一松死了的責任,你我一起背負吧!kara松醬☆  ------

 

\\\\\\\\\\ tbc \\\\\\\\\

 

我要去k書啦~~各位掰掰~ヽ(́◕◞౪◟◕‵)ノ


黑手黨松 (同人的同人) 【おそ松さん】 カラー おそ一 チョロ一 - (II)

哈哈!久久再冒一次頭,希望大家喜歡~~

╰(●‵ ▽ ′●)╯

 

【part2】

 

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

 

 

 

「松野!給你10分鐘!如果10分鐘之後我還沒看到東西,我可就動手了!」還是不知道聲音的主人身在何處。

動手?是直接殺了還是抓起來當人呢!

「......」

「嘛!怎樣都無所謂了!」他把手機放了下來,喃喃唸叨著。

把手伸進了懷中,這舉動使拿著槍從剛才到現在為止動都沒動過的黑衣人有了些反應。

一松抬起了頭,向周圍環視了一遍,從懷中慢慢取出了一包菸。

剛才的思考,讓他的菸何時掉落的都不知道。

可這菸和他剛才拿的是不同包。

 

一松用嘴叼出了一根菸,點火時以其他人看不到的角度,順勢把菸盒也點燃了。

他把菸盒著火的角落用自己的身體擋住,在手落到胸處時。

「碰!!」一松吐出了口中的菸,菸掉落在他前方,一碰到地時,那菸就猛的爆了開來。

一大叢煙霧把一松修長的身影遮擋住了。

在吐出了菸後,一松一個回身,把手中的菸盒往後擲去。

 

------------ 赤冢組,松野一松,松野家四男,擅長暗殺及炸藥。

 

 

四周充滿著煙霧,一松動了。

他在煙霧的範圍中項之靈巧的貓,無聲且快速的移動著。

他從口袋中取出了煙霧彈,由於性質的不同,他丟出去後產生的煙更多更濃,沒丟出幾顆整座貨倉就全部瀰漫了厚重的濃煙。

 

 

「撤!快撤出去!把倉庫從外整個包圍起來!」那個一直不知道位置的傢伙,由於也在往門口移動,沒了當時的回音效果,一松一聽就知道位置了,可是他沒有過去,因為那裏的腳步聲最多。

一松右手往前一甩,左手向小腿觸探去,瞬間他的右手就握著一把小刀,左手則是拿著一根比小臂短的鐵棍,往前甩出,鐵棍往前泰出兩節,變得與他整隻手臂一樣長,棍子的最前端有著一根長針。

一松輕巧的移動,看到一人殺一人,近的用刀,遠的用長棍上的針去刺,由於針夠長,只要刺的地方正確,一刺就會倒下一人。

 

 

一路走,一路殺,也差不多繞完整座貨倉了。

一松漫步回到倉庫正中央,抬頭看了看天花板。

此時倉庫外四面八方都圍繞著拿著來福槍的黑衣人,連天空中都盤旋著兩台直升機。

出去,必死!

一松緩慢地的再把頭低了下來,這次不只把頭低下,他連眼睛都闔了起來。

 

「碰!」「碰!」「碰!」

就在這時整個倉庫四周都猛的爆了開來。

爆炸後的狂風攜著硫磺味朝四面八方擴散。

 

「什、什麼?!」倉庫外頭那群人的領導人震驚的抬頭看著。

「爆炸了?怎麼會爆?那倉庫裡沒有任何火藥及硫磺......」

「難道說,自爆?!不、不可能吧?  快!快進去搜!看人還在不再裡頭!」剛才沒有人通報看到人影,那就不可能是逃出來了。

 

適才爆炸後的貨倉,此時已經被不可思議的大火所吞噬。

「報告!火勢太大!進不去!」一個人跑向他回報道。

「什麼?!快去跟組裡回報,調用相關器材!」他快速的跟旁邊一位戴著眼鏡的男子道。

 

直到裝備來,一些人穿上後就馬上衝了進去。

就這樣過了些時間,一位黑衣人朝領導人跑了過來。

「報告!裡頭什麼都沒了,只剩灰燼了!」

「果然嗎?那種大火,我們又在外只用些容器滅火,這火不愧是赤冢組中最擅長研發火藥的人製作的炸彈所產生,這火,怎麼都滅不掉。」他皺著眉頭唸叨著。

 

 

他們在大火時以及火自然熄滅後都在裡頭收集線索。

調查後他們得到一個他們都愣住的結果。

 

赤冢組,松野家四男,松野一松,死亡––––

 

他們在大概倉庫的中央灰燼中汲取道松野一松的基因,大範圍。

依照當時的風向,灰燼所佔的範圍是很正常的,裡頭也有他們組內成員的屍體灰燼,都是相同狀況。

 

 

\\\\\\\\\\\\\\\\\\\\\\\\\

 

 

在那場大火燃燒的倉庫中,低垂著頭的一松,面色平靜地站在那,甚至可以說安詳。

在廣闊大火中央,身子更顯單薄的一松漸漸的被大火吞噬。

 

「與其掉進漩渦中萬劫不復,寧可掉進虛空裡,這樣,至少『我還是我』。」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松死前【end】

 

 

 

不用擔心,還會有後續的~~

因為要考試啦~所以最近不會更新囉~~

還有謝謝喜歡我文章的各位,愛你們~ 

♥♥♥♥~~╰(●′ ▽ ‵● )╯

 

 


黑手黨松 (同人的同人) 【おそ松さん】 カラー おそ一 チョロ一 - (I)

本人因為是一松右黨,所以寫的作品也幾乎都是一松為中心 ( 然後一松右 )

這部作品是因為看了別人寫的同人才產出來的,因為很想看後續,可是等不到,所以跟原作詢問了可否使用這設定,結果大大人很好的答應了~~

 歡呼~~     ╰ ( ●ˊ ▽ ˋ ●)╯══3   


 原作的網址:  http://cohaco.lofter.com/post/25a1ed_a1c904e

 

第一次寫請多關照

 

時間設定為黑手黨中的一松死前

 

 

\\\\\\\\\\\ 正篇 \\\\\\\\\\\

 

【part1】

 

漆黑的夜晚,在郊外港口的一間貨艙裡。

理應空無一人的倉庫裡,此時卻有一男子站立在此。

男子身體修長,上身穿著一件紫色襯衫,而下身則是西裝褲和皮鞋。

紫色的襯衫沒有扎進褲子裡隨意的垂在男子的大腿側,襯衫領口也因為沒有好好扣扣子而敞開著,露出了他白皙過分的肌膚,可在那白皙的脖頸處卻有著晰稀落落的紅斑以及齒痕,明顯是歡愛後的痕跡。

男子骨節分明又白皙修長的手指夾著同樣慘白的菸,邊吸著菸邊用那雙深邃幽黯的雙眼掃視著周圍。

「嘖!」男子啐了一口,把菸吐到地上,順勢踩熄。

「oso松哥在做什麼,要我在這裡等他,可都過半小時了!」男子煩躁的瞇起了眼,伸手揉了柔自己因為過於蓬鬆而導致怎麼也整理不齊的髮,再次從懷中取出菸,點燃。

點燃了菸後,男子從口袋中拿出了手機,撥了電話。

男子聽了一會兒,那隻抓著手機的手越收越緊,甚至青筋都暴了出來。

他低著頭,過長的劉海蓋過他的眼,使人不知他在想什麼。

 

 

 「一松,成為我的人吧♥」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,不過卻有著我所沒有的霸氣,他痞痞得笑著,雙眼閃爍著讓我不寒而慄的紅光。

 -- 恐懼。

「一松,我愛你。」只簡短說了一句,不過雙眼卻透出無盡的溫柔,他雙手收緊摟住我的腰,好像要把我折斷似的。

-- 喘不過氣。

「一松。」平靜的口氣,面無表情的注視著我,我看著那雙與表面平靜相反充滿許多爆裂情緒的雙眼,他抓緊了手中的鍊子,而我的脖子也被拉扯了一下。

-- 瘋子。

 

這次,是誰?

 

一松低垂著頭,過長的劉海擋住了他的雙眼。

修長的身軀,此刻有無數的紅色小光點密布在他身體四處。

紅色光點稍微換個角度可以看到一絲絲紅線。

紅線以一松為中心四散開來,盡頭是一位位穿著黑衣手持來福槍的人。

 

「松野 ! 快把貨交出來 !」一聲吼叫傳來,不過是從四周傳來,不明白確切位置。

一松沉默著,仍舊沒反應。

 

「一松,雖然你常常說要去死,不過~哥哥我知道的喔♥ 一松其實很怕死吧 !」他笑著把刀抵在我的脖子上,我知道他下得了手。

-- 威脅。

「好想把你變成我身體的一部份,這樣我們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,forever。」他笑著,不知何時溫柔的臉龐也變的如此扭曲了。

-- 異變。

「一松。」仍舊是念著我的名字,不過這次他的嘴角卻是上揚的,眼中閃耀著詭異的瘋狂。

-- 失控。

 

一松知道,只要他對著電話那端說出那句話他就可以得救了......

真的得救了嗎 ?

不 ! 只是掉進另一個死穴。

現在他身處在一條即將斷裂的繩索上。

繩索下有三個漩渦,分別是紅色、藍色、綠色。三處漩渦外就是一片虛無。

 

現在他離那紅色漩渦和黑暗虛空最近。

因為他現在打的是oso哥的電話。

語音信箱。

他只要說出那句話他就可以避免掉進虛空,可繩子總會斷,而他......

就會筆直的掉進那血色漩渦中,永遠出不來。

 

 

 

【tbc】